当前位置:开心彩票平台 > 生活 > 正文

然后慢慢读了他的诗选

未知 2019-04-07 16:27

  对景物的细致感知,所以他有对日常事件的敏锐,北岛作为朦胧诗派的标杆性人物,他对生活怀抱着不和解的坚持,极大程度上体现了朦胧诗喜欢大量使用意象的特征。“日子/金色油漆/我们称之为恐惧”。对理论的精准判断和轻微的神经质。所以他可以说出这样的哲理,由于他的反抗性,

  不过这其中也许不存在因果关系,反抗性、挑战性、敏锐性和细致性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诗人人格。

  我眼中的北岛呵,是个浪子。年轻时叛逆,满腔热血化为诗,一昧想化笔为矛,呐喊出反抗呐喊出不满。哪怕离开四中成了建筑工人成了铁匠,日复一日的敲打也没能打掉他的些许棱角;哪怕几十年的流亡,哪怕是在各国言语不通地游荡,也没能让他放下害他远走他乡的纸笔。年纪渐长,文字愈发温润,似陈年佳酿,入口不复那般辛辣,几杯下肚方知后劲无穷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阅读北岛是一件愉悦的事情,在这个过程中我找到了很多痛失已久的快乐。诗歌与诗人绝对存在不可分割性,作品有时候独立于作者而存在,可是对于想要在字里行间发现有关诗人的蛛丝马迹的读者来说,阅读诗集是接近他的最好途径。不过意外地,在阅读他的时候,我找到了一些以前摘录的句子,感到很惊喜:“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/在这个故事中/有你和我,还有很多人”。

  北岛是我青少年时期以来喜欢的第一个中国当代诗人。我知道这个名字,也是通过这句诗,然后慢慢读了他的诗选,散文,和唯一的小说《波动》。渐渐地,不但不觉得最初的那句诗有那么地惊艳,反而发现自己更能享受读他的散文。

  

然后慢慢读了他的诗选